多重打压下俄超是否出现“大溃退”?

不知不觉间,本赛季的俄超冠军已然出炉。北京时间5月1日凌晨,泽尼特在主场3:1击败莫斯科火车头,顺利夺得了2021~22赛季俄超冠军,同时也实现了该项赛事的4连冠。

泽尼特的辉煌4连冠,让不少国内球迷重新将目光转移到了俄超赛场之上。一方面,俄超在洲际赛事中占有一定分量,随着国际足联、欧足联对俄超“大行打压”,俄超在很长一段时间都面临着球星流失、资格剥夺等一系列挑战。

另一方面,尽管身陷囹圄,但俄超也从未放弃过自救。国际足联的“针对”并未阻止俄超前进的步伐,多事之秋已逐渐落下帷幕,俄超上下也有一段充足的时间重整旗鼓、观望局势。

从当初的风雨飘摇,到如今稳住阵脚,俄超所经历的阵痛势必无法恢复,但他们也懂得了自力更生之不易。现下,国际足联的打压尚未消除,俄超的未来仍然充满迷茫,究竟是艰难度日,还是“另投他主”开辟新纪元,不妨让我们拭目以待。

3月初,国际足联发表公开声明,表示在2022年6月30日前,俄超联赛的所有外籍球员和教练有权单方面终止合同,在这期间将被视为自由身。除此之外,国际足联还专门为乌克兰的外籍球员开设了一个特别转会窗口,这些球员或教练在“恢复自由身”以后可以在转会窗关闭期间完成加盟事项。

这一举措意味着,即便转会市场已然关闭,但俄超联赛中外籍球员与教练仍然可以获得国际足联开辟的“特殊通道”——他们可以单方面与俱乐部解约,也可以在转会窗口关闭期间自行加盟其它球队。

或自愿离队、或迫于舆论重压,截止到上个月,俄超联赛已有30余名球员依靠着国际足联的特殊通道离开了俄超。其中既有无名庸碌之辈,亦有小有名气的球星。

这30多名球员遍布俄超各大球队,排名第5的克拉斯诺达尔、排名第9的罗斯托夫、排名第13的喀山红宝石人员流失较为严重。其中克拉斯诺达尔阵中离队的球员包括波兰国脚克里乔维亚克、前瑞典国脚克莱森、巴拉圭国脚儒尼奥尔·阿隆索等人。

喀山红宝石同样损失惨重。俄乌战争爆发后,克罗地亚国脚中卫乌雷莫维奇宣布与俱乐部解约,随后以自由身身份加盟了英冠的谢菲尔德联。乌雷莫维奇在喀山红宝石效力了4个赛季,为球队在各项赛事立下了诸多功绩,作为队长在俱乐部中可谓声望颇高。

乌雷莫维奇离队后,不可避免动摇了其他外援留队的信心,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格鲁吉亚国脚克瓦拉茨赫利亚。

克瓦拉茨赫利亚出生于2001年2月12日,如今还只有21岁,但已经在欧洲足坛小有名气,有“格鲁吉亚球王”之称。

克瓦拉茨赫利亚是去年欧洲金童奖60人候选名单中唯一一位在俄超效力的球员,可胜任中场、前锋位置的他已经在俄超打拼多年,可以说是在俄罗斯足球氛围下成长起来的年轻球星。

受队长乌雷莫维奇的离队影响,克瓦拉茨赫利亚也选择离开喀山红宝石,以租借形式加盟格鲁吉亚本国联赛的巴统迪纳摩。如今他在巴统迪纳摩5次出场就已经完成3球1助,其出色的个人实力可见一斑,意甲球队那不勒斯似乎有望将其签下。

当然了,无论是乌雷莫维奇,还是克瓦拉茨赫利亚等人,虽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俄超,但至少并没有和球队公开冲突。

举例来说,俄超的克拉斯诺达尔早在国际足联官宣之前,便已经宣布和8名外援暂停合同。俱乐部并且表示,只有球员同意继续效力球队,他们和俱乐部的合约才会重新生效。在此背景下,克拉斯诺达尔阵中的波兰国脚克里乔维亚克选择离队,加盟了希腊球队雅典AEK。

据悉,早在国际足联颁布公告之前,这位波兰球员便已经明确表示将拒绝代表克拉斯诺达尔出场。与此同时,又有消息透露克里乔维亚克在更衣室怂恿其他外援和他一起离队(这一消息被克里乔维亚克否定,真实性未知)。

俄超联赛掀起了一股“外援逃离风”后,当时效力于喀山红宝石的韩国国脚黄仁范公开回击质疑,表示“喀山红宝石就像家一样,没有外援在讨论离开。”

黄仁范对于俱乐部的支持让球迷们暖心不已,但他在4月5号又公开宣布租借加盟了K联赛球队首尔FC。

要知道,黄仁范已经成长为喀山红宝石中场的主力球员,他的进攻能力在俄罗斯赛场上也有充足体现,本赛季已代表球队出场18次,完成了2个进球3个助攻。

黄仁范“表忠心”后的离队让人始料不及,对于喀山红宝石的主力框架无疑也会形成冲击。尽管坊间传言黄仁范本意想要留队,但其经纪人劝说他应该以世界杯大局为重,故此被迫离队。但无论如何,其“出尔反尔”之举让球迷们心生不满,故而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一定批评。

一方面,受限于国际足联的限制,黄仁范在今年年底的世界杯之旅的确会因留队而受到影响,因此暂时租借倒也不失为合适选择;另一方面,黄仁范仍有机会重返球队,依然可以成为喀山红宝石中场的关键人物,负面影响就可以被一次灵活的租借所化解。

这种方式在俄超不少球队中得到了运用,是维护球队-球员双方利益的不错选择。

俄超球星的流失已呈现出不可避免的趋势,不少球队都将面临关键球员离队后的阵痛期。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俄超面临球星流失的俱乐部更多集中在中下列:来自莫斯科的球队加起来只有4人离队,类似于泽尼特这样的顶级球队并没有遭受太大的人员损失,他们的全队身价较之3月初仅仅下降了3.5%。

对此,俄罗斯媒体gazeta.ru早有表示,他们认为中上游球队阵中的外援名气更大,在俄超挣的钱也更多,并不会轻易做出解约离队之举。或许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外援逃离浪潮更多集中在中小游球队之中。

目前排名俄超前4的泽尼特、莫斯科迪纳摩、索契以及莫斯科中央陆军均未遭到太大的人员流失影响。泽尼特全队总身价较之3月初仅仅下滑了3.5%、莫斯科迪纳摩以及索契的全队身价无变化,而莫斯科中央陆军的全队总身价甚至还上升了0.1%。

根据德国转会市场俄语区统计,俄乌战争爆发后离开俄超的十名身价最高的球员分别是克瓦拉茨赫利亚(巴统迪纳摩)、拉尔松(AIK索尔纳)、克雷霍维亚克(AEK雅典)、克拉松(哥本哈根)、卡贝拉(蒙彼利埃)、万德松(巴西国际)、帕布洛(弗拉门戈)、阿隆索(米内罗竞技)、乌雷莫维奇(谢菲尔德联)、德雷尔(中日德兰)。

平均来看,尽管各大俱乐部已经对于“外援逃离”做了两手准备,但俄超所面临的损失仍不可小觑。根据数据,相比于3月初,如今俄超联赛球队的身价平均缩水达到了13.5%,身价跌幅最多的是喀山红宝石,达到了53.9%。

由于疫情的冲击,赛季之初的俄超对于每场比赛的具体上座率进行了严格控制。根据各大俱乐部所在城市的疫情严重程度,俄罗斯相关部门制定了不同的上座标准。举例来说,罗斯托夫在赛季之初不允许球迷进场;喀山红宝石的上座率不允许超过球场容量的30%(大约15000名观众);所有地处莫斯科的球队仅能允许500名球迷进场。

到了去年9月下旬,圣彼得堡和莫斯科的球队上座率被提高到了30%;12月,莫斯科球队的上座率被允许提高到70%;至今年的3月3日,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正式取消了所有入场限制。

我们以刚刚夺得俄超冠军的泽尼特为例,赛季之初,由于疫情,球队主场上座率长时间处于低迷状态。至第7轮对阵格罗兹尼艾卡马特,泽尼特主场的上座人数才将将恢复到7516人。

从泽尼特主场的上座趋势来看,随着疫情的恢复,入场人数呈现稳步上升的态势。尽管俄乌战争在2月底爆发,包括泽尼特在内的众多俄超球队受到了世界足坛的“围攻”,但其上座率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在2022年2月28日举行的俄超第19轮比赛中,泽尼特坐镇主场对战喀山红宝石,这场比赛的入场球迷达到了16668名;此后4场主场比赛,泽尼特的上座率几乎呈现出“暴增态势”——3月7日对阵乌法入场24377人(上座率35.8%)、3月19日对阵图拉兵工厂入场31426人(上座率46.1%)、4月16日对阵乌拉尔36787人入场(上座率54%)、4月30日(北京时间5月1日)对阵莫斯科火车头的夺冠之战入场人数更是达到了47584名,上座率达到了本赛季最高的70%。

根据统计,本赛季喀山红宝石参加的前9场主场联赛中,场均上座人数为7079人,上座率为15.7%。俄乌战争爆发后,喀山红宝石的场均上座人数为4813人,场均上座率为10.7%。

毫无疑问,由于人员的巨大流失,喀山红宝石的上座率不可避免受到了一定影响,但具体情况则远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严重。

类似情况在多家球队中都有体现,如泽尼特这样实力强劲且未遭到太多人员流失的球队,并未因战争影响到上座率。恰恰相反,随着疫情管控措施的放开,不少球队在最后几轮的上座率反倒呈现飞速上升的迹象。

类似于喀山红宝石这样人员流失严重的球队,则要遭遇一段时期的阵痛。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些球队的上座率虽然有所下滑,但仍没有达到所谓“山穷水尽”的地步。

外援,无疑是球队主力框架的重要拼图。当俄超经历了一波“外援逃离风”后,原本的竞争格局是否因此发生转变?

我们以因人员流失身价跌幅最为严重的两支球队为例——喀山红宝石、克拉斯诺达尔。

截止到联赛第18轮结束,喀山红宝石以6胜4平8负积22分的成绩排名第10。但随着人员流失,喀山红宝石的成绩随之走上下坡路:随后9轮,他们仅仅取得了2胜1平6负的糟糕成绩,其中还包括0:6索契、1:6莫斯科中央陆军这样的大比分惨败。

9轮比赛只拿到7分,原本位于联赛中游的喀山红宝石在积分榜上的位置急转而下,如今只能排在第13位,距离第10名的莫斯科斯巴达已经有了5分的差距。

相比于喀山红宝石在积分榜上的溃退,同样遭遇严重人员流失的克拉斯诺达尔却并未受到太大的战绩影响。截止到联赛第19轮结束,克拉斯诺达尔取得了8胜5平5负积29分的成绩,在少赛一轮的情况下排名积分榜第6位。

克拉斯诺达尔的战绩却保持稳定:此后8轮,他们取得了4胜1平3负的战绩,反倒提升到了积分榜的第5位。

综合来看,俄超竞争形势的影响更多集中于中下游区域,如因人员流失严重而出现战绩下滑的喀山红宝石。在联赛中上游区域,各大球队的整体表现并未出现太动,排名前4的泽尼特、莫斯科迪纳摩、索契以及莫斯科中央陆军已近10轮未发生变动。

随着局势的严峻,国际足联对俄罗斯足球实行了一系列严厉打击,俄超诸多球队的未来也成了未知数。

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俄超受到了冲击,但更多发生在洲际赛场。比如,欧足联进一步禁止了俄罗斯球队参加未来旗下赛事,并驳回了俄罗斯主办2028年或2032年欧洲杯的申请。

在国内方面,俄超中上游球队所受影响非常有限,泽尼特、莫斯科迪纳摩、索契、莫斯科中央陆军这些排名靠前的球队并未遭受太大人员损失,上座率反而增长。

真正遭到打击的球队更多集中在中下列,喀山红宝石的全队总身价下降了50%多,类似于乌法、罗斯托夫等队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人员流失影响。由于人员流失,以喀山红宝石为代表的部分球队受到了战绩下滑的影响。

俄超固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始终没有因为欧足联和国际足联的外部施压乱了阵脚。即便初期,也只有顿河畔罗斯托夫和克拉斯诺达尔机场暂停使用而导致两场比赛延期,其余比赛都得以如期进行。

球迷对于球队的支持也有目共睹,入场人数限制被取消后,俄超原本低迷的上座率便呈现出回升状态。其中以冠军球队泽尼特为代表,上座率在3月后呈现出猛增的态势,终于在5月1号对战莫斯科火车头的比赛中达到了入场人数之最——47584人。

在遭到国际足联多番限制的今天,俄超无疑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大挑战。球员流失、上座率低迷等问题固然可以克服,但长时间无法参加洲际赛事让俱乐部只能陷于“自己玩”的尴尬境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